外星人都死光了?接下去也许就轮到我们了

2016年01月25日  |  22:21分类:无时效性  |  标签:  |  266 次浏览

无论我们多么努力地寻找外星人,总是一无所获。这是否在告诉我们,地球在宇宙中是独一无二的?我们是宇宙中唯一的生命形态?

要么就是,外星人都死光了……

在地球上频频出现的气候剧变,可能也是来自宇宙的一记警钟。外星气候的变化也是难以避免的,那里的生命有可能无法为环境起到稳定作用。

也就是说,生命有“保鲜期”。

在最近的《天体生物学》期刊上,来自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天文学家对这个问题进行了认真思考。他们意识到,年轻的宜居行星可能会在极短的时间内变得不稳定。生命的绿洲很快就会变成地狱般的温房或冰封的荒野。

论文的领衔作者Aditya Chopra说,“宇宙中可能到处是宜居行星,所以许多科学家认为外星人无处不在。但处于演化早期的生命是脆弱的。所以我们相信,要获得充分的演化时间,并最终得以幸存,是一种罕见的现象。”

“大部分处于早期阶段的行星环境是不稳定的。要使行星变得适宜生存,生命需要利用温室气体,例如水和二氧化碳对环境进行调控,以稳定行星表面的温度,”他说。

和地球不一样,大部分行星无法取得这种平衡。它们要么被失控的温室效应烘烤(像金星那样),要么因为大气越来越稀薄而冰封(像火星那样)。生命的好运并不常有,并不总是可以在和环境波动的比赛中胜出,成为一种稳定性因素。

地球是极其幸运的,它恰好处于一颗稳定恒星边的正确位置上。生命在这里诞生,而且在其大气层历时四十几亿年的稳定过程中起到了关键作用。

“地球生命在稳定行星气候的过程中起到的作用可能是首屈一指的,”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副研究员Charley Lineweaver这样说。

这可能就是我们没有发现一个满是外星生命的银河系的原因——虽然存在着宜居行星,但这并不意味着它适合生命的长期存在。而这是阻挠生命获得立足点的又一个障碍。

“我们还没有发现外星生命信号的原因,可能并不在生命和智慧的起源方面,而是与行星表面反馈循环中生物调节迅速出现的稀缺程度有关,”Chopra说。

我们寻找系外行星的出发点之一,是想要寻找那些在恒星宜居带内运行的小型行星,是想要寻找那些与地球相似的行星。结果我们找到了一大把。但如果只是因为它们拥有某些所谓的“类地”特性,却并不意味着它们就一定和地球相似。这样的搜寻结果依然是不确定的。

几十年以来,我们一直在思考自身在宇宙中的位置,并试图将没有发现地外智慧的原因理论化。根据银河系内所有恒星和行星的数量,以及无处不在的水和对生命有益的元素这些事实,存在别的智慧生命形态是必然的。但是我们却没有获得它们存在的任何信息。这就是所谓的“费米悖论”。

Chopra和Lineweaver认为,新的研究结果为解决这个悖论提供了部分答案。他们把它叫作“盖娅瓶颈”。假如生命失去了稳定生物圈的机会,它们就注定要灭亡。

地球获得了这个机会,经受住了“盖娅瓶颈”考验的生命,最终建构了我们今天的生命绿洲。地球及其反馈循环内复杂的相互影响可以被视为一种超级生命体,生物圈内的所有生命都在这个生命体的演化过程中扮演着自己的角色。(这就是所谓的“盖娅假说”,一个由James Lovelock和Lynn Margulis于1970年代提出的较受争议的观点。)

但是今天地球上出现了一种拥有主宰力的智慧生命形态,打乱并利用着这个行星的自然循环过程。人类在不经意间制造了一个新的瓶颈——“产业瓶颈”——它给我们脆弱的生物圈造成了不可逆转的改变。现在,工业生产和能源消耗过程中排放出的温室气体正在势不可挡地增加,我们正在目睹气候失衡给人类文明带来的急速冲击。

这些瓶颈在宇宙中是否常见?假如某个地外生命形态成功地通过了“盖娅瓶颈”,在发展成产业文明的过程中,又是否会面临另一种现实存在的威胁呢?

到目前为止,这一切都只是猜想。但当我们观察自己的这个行星时,有一点是清楚的,现实中已经浮现了许多自造的瓶颈。除非我们有办法修复我们给环境带来的伤害,否则人类很快就将变成另外一种失败的生命形态。

您可收藏到: Del.icio.us Google书签 Digg Live Bookmark Technorati Furl Yahoo书签 Facebook 百度搜藏 新浪ViVi 365Key网摘 天极网摘 和讯网摘 博拉网 POCO网摘 添加到饭否 QQ书签 Digbuzz我挖网

随机日志


发表您的评论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